第109章 转变
书名:天道之下 作者:二目 本章字数:2431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30 22:14:27

“殿下!”秋月连忙道,“您没事吧?”

宁婉君伸手制止了侍女的咋呼,无法理解,匪夷所思,难以置信——这便是她此刻内心的全部想法。

水晶杯是夏凡问自己要的,它虽然看上去剔透,但十分易碎,因此她并不中意,从皇宫带出来纯粹是因为它足够昂贵。

金叶子是崭新的,厚度极薄,边角处印有户部印章,无论在何处,它都能换到足额的银两。但总得来说,它就是一张普通的金叶而已。

还有盐水,东海里要多少有多少。

玉镯子,更是再寻常不过的东西。

每一件物品都没有任何新奇之处,但在夏凡手中,它却成了一件“法器”?

不对,法器也需要气来驱动,但对方根本就没有动用到方术!

宁婉君再次伸出手,缓缓靠近杯口的铜丝。

但这一次,她仅仅感到了轻微的针刺感。

“它只能用一次么?”

“可以反复使用,不过放电完之后,需要重新充电。”夏凡说道,“事实上,雷电也是这么形成的。”

在空旷地带,云层和地面就构成了天然的电容器,中间的空气便相当于水晶杯的杯体,只不过这个“电容”经常被击穿罢了。

“我……还是不太明白。”宁婉君眉头紧蹙,她感到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,但始终未能触及其边缘。

“如果要详细解释,恐怕一整天都不够。”夏凡接过瓶子,重新为其充电,“不过只要你愿意听,一年时间已经足够你了解个大概了。”

公主的表情写满了“请务必”。

“那么其他人也都来感受下吧。”夏凡嘴角含笑的望向众人。

认知能在反复的实践中得到加强。

这些人以前从未如此接近过自然闪电,他们对“电”的唯一概念,来自于映亮夜空的天雷,但现在,他们有了新的认知。

尽管两者的声势天差地别,难以让众人立刻将其联系在一起,不过任何人都能看出来,这道蓝紫色的光芒已有了天雷的雏形。

而这对于夏凡的试验是极为重要的一步。

等到大家都被电击过一次后,夏凡将重新充电过的水晶杯放到公主面前。

“既然你已经见到了由凡物制造的雷电,那么接下来把它当做引子,试着施展震术吧。”

“用……这个东西?”宁婉君愣了愣。

“没错。你有见过储存着闪电的雷击木吗?”夏凡循循善诱道,“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说,它都是更适合的材料,对吧?”

这显然是无可置疑的事实。

所有试验的参与者,都亲身体验了它释放电光的瞬间。

宁婉君想了想,微微点头,“我知道了。”

她单手托起杯子,再一次回想自己练习震术的过程,并让电光的模样重现于脑海之中——

“震术归辰,流光!

依旧毫无动静。

但令人惊讶的变化悄然发生:只见她手中的水晶杯迅速隐去,眨眼之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,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一般!

夏凡心头一震,作为术材的杯子被消耗掉了。

“这是……”宁婉君大为讶异,她握了握拳,掌中已感受不到任何重量。

“术法被引动了。”黎当即便判断出了情况,“只不过限于水平问题,流光术失败了而已。”

“我从来没有用过这样的引子……”公主一时有些恍惚,“但我能感觉到,气对它的反应比雷击木更明显。”

“这是一个新的震术材料!”洛悠儿瞪大眼睛喃喃道,“就是不知道水晶杯和雷击木比起来,哪个更贵一点……”

“这不是谁更贵的问题吧。”魏无双敏锐的捕捉到了问题的关键,“雷击木有偶然的因素,但殿下的杯子……应该是可以手工制造的。”

“夏凡,那你之前拿的铜丝坠,莫非也能储电吗?”黎抖了抖耳朵。

“它只是一个象征物。”他回道,就跟雷击木一样,象征着人对世界的摸索,“而它代表的东西,能直接产生电。”

夏凡得到了试验的结果。

术法的效果,是可以通过扩大认知而进一步提升的。

当方士每多接触世界一点,便能获得多一份的能力,无论是术材引子还是符箓,都不过是辅助手段,最关键的东西,还是所思所想。

普及教育势在必行。

“我决定了,以后每周我都要开一次课。”夏凡忽然说道。

“教方术吗?”宁婉君好奇道。

“不……我对方术的了解,并不比黎多。”他坦然道,“我想教的是一些更基础的东西。”

夏凡自然清楚普及教育是一项多么浩大的工程,靠现在这点人马与家底,想搞教育无异于痴人说梦。但他可以先拿身边的同伴来试试手——这些人的水平高了,对自己也会大有帮助。

“更基础的东西是什么?”洛悠儿歪头。

“比如说——”他微微一笑,“算术。”

……

当天晚上,侍女秋月将夏凡请到了山庄。

“你教那些东西……真是人能学会的吗?”宁婉君揉了揉额头,一脸憔悴,“我觉得在战场上来回冲杀十次,都要比记住它们更容易。”

“这才只是开始。如果觉得勉强,你也不必过于——”

“不可!”她断然道,“我一定要学会震术,然后带着那副铜架子回到京——”说到这里宁婉君忽然停住,“你确定掌握这些东西,我就能使出跟你相仿的术法吧?”

“自然。”夏凡点头。

“那就行。”宁婉君换了个话题,“今天叫你过来,是因为确认结果送回来了。”

“哦?那么盟约一事……”

“是真的。”谈起这事,她表情轻松了许多,“按鉴定人的说法,那张陈旧皮纸上所记录的内容,确实为永国与邪马的盟约条款,落款、印章等细节亦能与当时的文书相互对应,伪造的可能性极低。对方甚至还想从我这儿讨要去当做录部的珍藏品。”

而这一请求注定不可能得到应允。

“你希望今晚就把此事谈下来?”夏凡忽然有些明白她为何不等到明天再告知自己了。

“以防夜长梦多,毕竟我不能真正代表大启。”宁婉君嫣然一笑。

公主也就是个十六七岁的姑娘,但她考虑的已经是自己封地的未来,以及自身的命运。

“想让大巫女不加怀疑,或是怀疑也别无选择,那我们就必须得做出切实行动才行。”夏凡说道。

“这也正是我的想法。”

她的声音带上了一丝寒风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