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0章 顺势而行
书名:天道之下 作者:二目 本章字数:2265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30 22:14:27

“你把我的消息透露给了其他人?”夏凡凝声问。

“不,您的真实身份和此行目的都是枢密府机密,这点我还是清楚的。”辛物连忙补充道,“我只是提到了存在一个名录排前、并深受核心信任的人物,但没有透露关于您的具体消息。如果不这么说,他们估计在短时间内达成一致。”

夏凡算是明白了他的意思。

枢密府主力外出,剩下的那一批顶梁柱都在万灯宴上被“一网打尽”,目前尚存的皆为小鱼小虾,他一个外来者反倒成了身份地位最高的那位。辛物想要做些什么来挽回劣势,却又无力统合全局,因此找上了他。

“如果我不同意呢?”

归根究底,这是枢密府和朝廷的内部矛盾。如果太子信任这批方士,肯定很快就会放人,若是他对枢密府有戒心,想借此机会分化拆解这个持续了近百年的特殊组织,那夏凡更是喜闻乐见。

对于金霞城而言,两者都是一丘之貉,在腐朽程度上别无二致。

“那事情恐怕得等到二皇子回来,才有望解决了。不过在那之前……”辛物捏紧拳头,“枢密府很可能会蒙受巨大损失,失去人心都是小事,一旦被海外的敌人侵入,后果可以说不堪设想!”

“海外的敌人?”夏凡皱眉,“什么意思?”

“您不知道也正常……这本该是由宁殿下告诉您的事情。近些年京畿发生过多次海外使者刺探枢密府情报的案件,其中大部分都不了了之。我虽不理解这幕后的缘由,但显然他们不是因为善意或好奇才这么做的。”

这话他似乎在哪听过一样。

夏凡回想了下,发现宁婉君也这么说过——「圣上并不待见这些外来者,上元城有几家外使常驻就已经弄得鸡飞狗跳了。」

“你这是肯定此事背后另有隐情了?”

“我只能这么认为。”辛物直言不讳道,“事情发生得太过蹊跷,太子身边又没有强大的感气者,如果他想让方士实现刺杀一幕,就必须有人配合他才行。而偏偏这些海外来的使者,都被登记为感气之人!”

“问题是查到了又能如何?你自己不都说了,过去的案件基本不了了之吗?”

“那是因为对方是使者,又常住于鸿胪寺内,缺乏确凿证据的情况下,枢密府根本无法动手。这次主力方士出征迎击高国入侵者人尽皆知,总府几乎成为空壳——如果此事真由他们而起,这种时候只怕也会放松警惕。”辛物拱手低头,“大人,这既是枢密府的危机,但也是一次极为难得的机会,还望您勿要推托!”

这番话让夏凡对使者又高看了几眼,至少在核心成员大多失联的情况下,他还能分析局势,并试图采取行动应对危机,此份心思就已经称得上果敢缜密了。

不过以上情况终归只是猜测,假设真如辛物所说,事情背后有海外使者的身影,可他们这么做最直接的好处是什么?给太子一个整顿枢密府的机会,换来一支保皇派的方士势力?听上去就不怎么合算的样子。毕竟太子只要还有正常思维,就肯定能明白本土方士比海外使者更加靠得住的道理——

等下!

夏凡盯着对方,“你刚才说什么来着?”

“呃……这是枢密府的危机,但也是——”

“不对,前一句。”

辛物想了想,不确定道,“主力迎击高国入侵者人尽皆知,总府几乎已成为空壳?”

“所以现在枢密府内的留守人员都是谁?”

“这个……常规事务官员和杂工。”

“行,这活我接了——不对,保护枢密府权益不被海外势力侵害,我等义不容辞。”夏凡一口应道。

辛物的表情顿喜,“大人,您这是……答应了?”

“对,不过这事先别跟剩下的那些方士通气。越是情况不明的时候,越容易出现背叛者,有什么需求我会单独跟你提,没问题吧?”

“是!”他拱手道,“那就有劳大人了!”

……

上元城,天府街区。

夏凡凭借枢密府交给他的七星名牌,登上一座佛塔顶端——这座佛塔建于五十年前,共计四层,是上元城六大佛塔中规模最小的一座。虽然仅有四层,却是天府街最高的俯瞰点,正好能瞧见两条街外枢密府总府的完整面貌。

“现在你总可以说了吧……”黎摘下斗笠,将压抑了许久的耳朵解放出来,迎风抖了抖,“答应那个使者,助枢密府一臂之力的理由。”

听狐妖的语气,这个问题似乎已憋了她许久。

显然在黎看来,枢密府是她最大的敌人,作为带走师父的凶手,她巴不得枢密府立刻四分五裂了的为好。如果不是信任夏凡,她估计在万景楼里就要表示抗议了。

“其实很简单,这是潜入京畿枢密府的最好机会。”夏凡解释道。

“潜入……枢密府?”黎惊讶道。

“没错。我之前就一直在想,倘若那人猜测是正确的,幕后谋划者最大的收益是什么,想来想去也只有枢密府本身了。”夏凡遥望远处的灰色围墙,“其他地方的枢密府不过是一个治安机构,但这里的不同——它继承着上一个王朝的术法传承,在内行人眼中说是宝库也不为过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……暗藏之敌在束缚枢密府的力量后,最有可能动手脚的地方,就是这几栋大殿?”方先道恍然道。

“或者说一座大殿——”夏凡顿了顿,“存放有术法、法器图录、以及常人无法知晓秘密的录部大殿。”

“原来如此。”千言饶有兴趣的扬起嘴角,“不管对方猜得对不对,都不会改变枢密府如今形如一座空壳的事实。”

他点点头,“而自己找来的答案,往往也是最准确可靠的。”

“可是、可是……这是枢密总府啊,”唯有方颜妮一脸担忧,“万一我们被逮到了,岂不是大事不妙?录部这种地方没有许可的话,私自闯入是死罪吧……”

“我可没有私自闯入。”夏凡轻笑道,“这不正是应枢密府所托,调查行刺事件真相并预防背后谋划者造成更大损害吗?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