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5章 复仇之剑
书名:天道之下 作者:二目 本章字数:2322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30 22:14:27

“你、你这贱人——竟敢割破我的脸!”宁楚南捂着破开的脸颊,嗓音都有些变了调,“我可是洛玉翡的儿子,你难不成忘了——自己也曾是洛家人!?”

洛轻轻上前一步,直接将他提了起来,在感气者面前,四王子完全没有抵抗的余地,无论他如何挣扎,也没办法让对方的手松开分毫。

“我去外面解决此事,很快就会结束,不会耽误到撤退计划。”洛轻轻望向身后两人。

夏凡投予鼓励的眼神,“去吧。”

“谢谢你。”在经过夏凡身边时,她轻声说道。

走道对面是一间空牢房,洛轻轻将宁楚南摔在地上,随后召唤出龙鳞之刃。

“你、你想干什么?洛轻轻!我是启国皇子!”

宁何曾受过这样的对待,裂开的脸颊有如千万根针扎一般,每一次开口都令人疼痛难耐,不断涌出的血液沾满了手掌,黏糊糊的触感让他直犯恶心。

“痛吗?”她走到四皇子面前,“……这一剑是为那名侍女而挥的。”

“侍、侍女?”宁楚南想了想,才记起那一天晚上,他似乎用匕首抵住侍女的脸颊,逼迫洛轻轻就范。“开什么玩笑!她不过是区区一个奴仆,你竟然拿她来跟我比较?我就算把她碾死又如何?你就因为这种事情对我动刀!?咳呃——”

他话未说完,便感到胸口一冷。

宁楚南难以置信的低下头。

只见胸前探出了一柄金色的剑刃,与此同时,比脸上更剧烈十倍的刺痛从背后蔓延开来——

“这一剑,是为了洛长天。”

洛轻轻一字一句说道。

四皇子感到自己的背脊仿佛被撕裂了一般,他忍不住张口痛呼,喊出来的却不是惨叫,而是一团血沫。

这一剑贯穿了他的胸腔与肺部。

宁楚南惊恐的发现,自己连呼吸都变得困难无比。

每一次张嘴,都像是在用刀割自己一样,但吸进去的气却微乎其微。

“咳咳、咳……我根本不认识什么洛长天……”他无力再支撑身体,缩卷着躺倒在地,“咳……路上劫你的事情,也不是我想出来的……那是我娘……咳咳……”

“可此事因你而起,你理应付出代价。”

洛轻轻抬起头,在宁楚南身后,她仿佛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
洛长天就站在数步之外。

他身上穿的不是方士服,而是洛家的蓝色羽饰长袍,脸上的笑容温和而宁静。在他胸前,没有留下丝毫刀伤痕迹。

是吗,原来你一直在等待着这幕啊。洛轻轻让龙鳞重回掌中,那么就请看到最后吧。

“咳……你别、别过来……”宁楚南挣扎着向后退缩,他心里生出了一个荒谬且可怕的念头,那便是对方真的想杀了他。无论是天子血脉还是皇子身份,都无法阻拦眼前这个疯女人!

他生下来起,就被告知自己是高高在上之人,和其他众生有云泥之别。活到现在,他也知道有无数人憎恨自己,但那又如何?谋逆、犯上、大不敬,无论哪一条都能叫人生不如死,甚至是株连九族。在这样的大势下,根本没人敢动他分毫。无论他做出什么样的出格之事来,只要不涉及太和殿的那张座椅,就都可以被原谅。

大兄和二哥说不定还乐见于此。

当宁楚南意识到,他所倚仗的那些在此人面前都不复存在时,巨大的恐惧捏住了他的心脏。他第一次说出了下等人才会挂在嘴边的求饶之词,“求你……咳咳……放我一命……”

不过四皇子很快连这点声音也发不出来了。

龙鳞化作一道金光,从他脖子边擦过,贴着颈椎将其一分为二,只剩下半边皮肉仍连在一起。

血液顿时喷得老高,在切口上方形成了一柱红色的雾泉。

“这一剑,是为了洛棠。”

洛棠的身影也出现在洛长天身边,她目光温柔的看着洛轻轻,右手抚摩着一只停在肩头的纸鹤。

这时宁楚南已经是出气多,进气少了。

大量失血令他意识模糊起来,无论怎么张嘴,喉咙里都只能发出浑浊的“喝喝”声。从嘴型来看,他想说的似乎是「饶命」与「我不想死」。

洛轻轻双手握住龙鳞,高高举起——

“最后一剑,是为了被你践踏的公正与秩序!”

她俯身刺下,利刃轻而易举的穿透四皇子胸口,将他整个钉在地上。

经历一阵剧烈颤抖之后,宁楚南的身躯终于不再动弹。

洛轻轻站起身来,看向对面的两人。洛棠和洛长天相视一笑,转身向远处走去,身影也越来越淡,仿佛即将消散一般。

“这样……就结束了。”

洛轻轻闭上眼低声道。

不过当她长出口气,重新睁眼时,不由得微微一愣。

对面本应该是牢房石墙的位置,一扇白色的大门悄然而立。

相比周围凹凸不平的墙壁,它通体纯白,表面光滑平整,两者放在一起应该无比突兀才是。但洛轻轻却感受不到那种异样,彷如这道门本身便是房间的一部分。

她上前两步,试着伸出手想要碰触门扉。

不过当她手指触及到门的一刻,门已消失得无影无踪,墙壁又恢复到了原本的模样,就好像刚才看到的全是一场幻觉。

只有那一抹冰冷且坚硬的触觉,仍残留于指尖之上。

……

与此同时,监牢另一侧。

夏凡稍加威胁,便让牢头将钥匙乖乖奉上。

他走到奥利娜面前,摇动手中的钥匙串,清脆的碰撞声让对方缓缓抬起头来。

她身上的伤要比颜箐严重得多,脖子以下几乎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肤,裸露在外的双臂和腿脚上,到处都残留着淤青、鞭痕和烙印,不少地方已经发炎灌浓,鼓起了豆大的水泡。一身囚衣也是破破烂烂,裂口处与血痂固结在一起,撕都撕不下来。就连她的满头银丝,也失去了往昔的光泽。

显然为了逼问消息,枢密府这阵子没少对她进行审问。

“原来是你,卑鄙的中原人。”辨认出眼前的人是谁后,奥利娜有气无力道,“怎么,今天换你来审讯了么?我能说的,明明都已经说了……”

“我只问一个问题。”夏凡直入正题道,“你想不想离开这里?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