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9章 更强的术
书名:天道之下 作者:二目 本章字数:2460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30 22:14:27

皇宫演武殿中,百展正在锤炼着自己的剑技。

自从伤势恢复后,他每天近一半的时间都会待在这里,直到练至气耗尽才会停歇下来。

一开始还会有方士来与他对练,但有几次过招将对方打伤后,来这里的人便越来越少了。

弱,简直是太弱了!

百展面无表情,对着大殿四角的木桩挥出训练木剑——

这些木桩离他至少有二十步以上的距离,但在坤术精妙的作用下,剑身依旧依次落在四个木桩顶端,而且快得几乎像同一时间命中一般!

啪、啪、啪、啪!

四个木桩的头部应声而裂!

那些人的水平跟木桩几乎没什么两样,百展冷漠的收回剑势,心中暗想,他不过是稍稍用力了些,就把他们打得鬼哭狼嚎。这还只是一柄木剑,最多只能打折一两根骨头,如果换成金铁之剑,那帮人岂不是一招都接不下来?

如此羸弱的方士,又如何能与敌人抗衡?

但自己亦没有好到哪里去。

百展握紧拳头,任由汗水顺着眉角滴下——他只要一闭上眼,脑海中就会回想起那天遭遇的景象:天空被阴云遮蔽,紫色的电光漫天落下,宛若一场雷鸣的暴雨。

在这样的术法面前,自己引以为傲的剑术成了一个笑柄。

他的剑可以穿透空间,随心所至,但在没有死角的九霄天雷中,他无论是攻还是守都毫无意义。只要那道震术被成功施展,他的败局就已是注定。

这一个多月里,百展无数次在心底推演过与夏凡的较量。

而结论都只有一个,除非是偷袭并且一击得手,否则自己必死无疑。

那术法根本不是他能破解的。

可他能在即将到来的战争中摸到夏凡身边,给予他致命一剑吗?

这个答案毫无疑问是否定的。

百展十分清楚,自己并不擅长隐匿气息,哪怕对付的是青剑颜箐,后者也依旧能在出招前察觉到异样。对气变化的感知是方士的基本功,以夏凡的水平没理由做不到这一点。

何况他身后还有洛轻轻这样的帮手。

归根到底,是自己太弱了!

宁千世不过是掩护天枢使的幌子,未凰和雨玲珑又过于剑走偏锋,他本以为整个大启境内,自己仅在羽衣乾一人之下,怎料突然多出一个夏凡来。

还有洛轻轻——他有种预感,这名洛家新星今后同样不可小觑。

这对于云上居士而言,绝对是难以接受的事情!

想到这里,他再次挥出木剑——这一次,他的剑刃带上了杀意。

四角的木桩瞬间化为齑粉!

“好剑。”忽然有人赞许道。

百展皱起眉头,转过身去,只见斐念走进了演武殿大门。

“你不是该在前线收集情报么?”

“出了点意外,无奈只能先回上元一趟。”斐念答道,“百前辈这是在练剑?”

“寒暄的话就免了,若没有什么要事,你最好别待在这里。”百展冷淡的说道。他对斐家新一代弟子兴趣不大,作为年轻一代,此人或许颇具才能,但和同龄的夏凡、洛轻轻一比,无疑就相形见绌了。他认同核心成员需要吸纳新鲜血液的想法,可也没有兴趣在这些新鲜血液上浪费时间,想要引起他的关注,好歹得把水平提升到镇守级别才行。

斐念不仅没走,反而靠近了大殿中央,“刚才我一直在观摩前辈的剑技,可谓诡异莫测、凌厉至极,但……缺点也不是没有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百展先是怔了小会,随后面色猛地沉了下来。

他还从未被一个后进之辈如此品头论足过。

更何况斐念修的不是剑术,而是术法,哪可能清楚这里面的门道?

“前辈也许会觉得,我对剑技一无所知,如此说来未免狂妄,但技巧这东西,本身就存在一定的共通性。”斐念的表情显得十分坦诚。

“那你认为的缺点是什么?”

“前辈的剑,太慢了。”

他的话音刚落,百展就已经朝他斩出了势不可挡的一击!

斐念向后急退,同时向空中抛出一袋药包。

百展眼睛猛地收缩,剑势急转,将直刺换为上挑!木剑拐过一个诡异的直角后,将药包一切为二。里面的东西散落出来,不是什么铜丝坠,只是许多铜板而已。

好胆!盛怒之下,他借助余势劈出第二剑,毫不留情的落在斐念肩胛处。

后者的肩膀应声而折,木剑本身也出现了条条裂纹!

看到斐念被这一剑劈得单膝跪地,百展才冷声道,“如果慢的话,你应该能躲过去才对。”

斐念捂着肩膀,喘了好一会气,“慢是相对而言。倘若刚才的施术者是夏凡,前辈还能挥出这两剑吗?”

这个问题几乎直刺百展心口!

“什么意思?”他几乎是咬着字说道。

“前辈没有发现么,一般的剑法只需舞动手中的武器即可,而你的每一击本质上都是坤术,多了构想、施术这一步骤,所以每一次出手都会慢上那么分毫。不过由于它路线莫测,常能攻其不备,慢上那么一点也没什么大的影响。可当对手也是青剑以上的方士,且恰好拥有大范围攻击能力时,这点速度差就足以决定胜败了。”

“不说夏凡,就连末凰大人,也拥有与百前辈同归于尽的手段——如果前辈没办法在对手施展方术前一招得手,就称不上足够快。”

斐念说得虽慢,但无论哪一句百展都无法反驳。

他冷冷的盯着斐家弟子,好半晌才开口道,“说得好听。我的剑法本身就建立在坤术上,难不成还得放弃这一所长,去追求普普通通的最快一剑?”

“当然不是。没有术法,剑本身不值一提。”

“所以你说这些只是为了嘲笑我?”

“怎么会。”斐念摇摇头,“前辈的最大限制就是只精于坤术一卦上,若能突破这一限制,情况自然会变得截然不同。”

“哼,”百展冷笑,“你应该知道,跨心性修习术法有多么困难。”

“确实,但倾听者却不受此限。没有人知道那些仙术该如何分类,它们似乎也不与心性八卦相冲突。而据我所知,有一门仙术便极为贴合前辈的剑法……”斐念起身靠近百展,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。

云上居士的瞳孔陡然一缩!

“你是从何处知晓这点的?”

“收集情报时总会听到一些内幕消息,放心吧,我没有向其他人透露过。”斐念轻声笑了笑,“再说了,这虽然只是我个人的看法,可对于七星枢密府来说,也未尝不是一件乐见其成的好事,前辈觉得呢?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